/
    兩拳對碰,足足靜住半刻之后,才隨后發出道道震聾大響,兩人的腳下更是深深陷了下去。
    李休緣如今的力量,并沒有比以前增加多少。
    但是,自從仙意降臨之后。
    一道戰斗之際,舉手投足便多了一絲柔韌暗勁,無師自通借力打力的法門。
    青石滿含煞氣的一拳,被李休緣一擊三疊原照奉還。不單單纏繞在自己臂上電芒被擊散,甚至整條手臂都被震得一麻,從中滲出一絲絲血跡。
    “這家伙…好古怪!”青石抽身避開丈余,心里大為吃驚,好不容易壓住胸中的一口郁氣。
    “不過,這些世家真的…可以拉攏嗎?可不要到頭來養虎為患啊…”姚安看著坐在一旁的王煙云,發現她正聚精會神關注擂臺上的決斗,對風圍的一切漠不關心。他想到這里,隨后便閉上了雙眼,心中苦思答案去了……
    臺上,李休緣一擊占得上風,更加從容不迫。
    之后更是欺身上前,拳拳相逼,采用蠻橫的架勢步步為進。
    而青石則一退在退,不出姚安預料,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
    再次推開丈余,青石暗暗抖了一下哆嗦的右手,擦了擦臉上的汗水。
    他緊張的望著面前一步步走來的李休緣,心中怎么都想不明白,為什么一個后天的人會有如此的力道。
    而且還好像不會累似的,力道悠遠深厚,好像就要憑著力道活活把自己打死。
    而且這種感覺非常熟悉,但危急關頭的青石卻怎么也想不起來那個人是誰。
    “我們以前可曾見過?!”青石懊惱的開口問道。
    “怎么,我可不記得以前有見過你?!”李休緣一愣,接著心中一震,巧妙地回答道。
    “青石,再接我一拳!”李休緣見青石站著不動,正在努力的回想,生怕他想到了什么。趕緊借機出聲,急忙打亂他心中的思慮。然后整個人如閃電一樣撲來,聲勢浩大的一拳緊跟而上!
    “這…”正在李休緣乘勝追擊的同時,臺下忽有一人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喃,引起了風亦寒的主意。
    看他站在吳雄的身后,朱爾康的身旁。整個人隱藏在灰色的大袍子當中,一雙陰咎的眼里,看著臺上的李休緣滿是驚疑不定的神色。
    而他的右手邊,同樣是一位隱藏面目的神秘人。
    不過身材消瘦,個頭高了灰袍人一頭有余,身穿的是一身紅袍。
    可是從朱爾康剛才恭敬端茶的舉動中判斷,風亦寒得出他絕對就是吳雄的師傅。至于邊上的那一位,風亦寒瞇著眼睛,也暫時無從知道…
    而一旁的王煙云見李休緣勝局已定,心情舒緩之時,也聽到了身旁的異動。
    聽見有人發出低喃,王煙云不禁扭頭多看了幾眼,心里也不由的猜測著他們的身份。
    紅袍人依然喝茶無動于衷,而灰袍人感受到兩道掃在他身上的目光,當先對著風亦寒看去。臉上似有同仇敵愾的神態。
    風亦寒閉著的眼角轟然睜開,嘴角泛起一絲漣漪,笑了笑,“哼!果然不出我的所料!”
    “公子,我從王煙云的態度上看,覺得他們兩的關系一定非同尋常!”
    “好了!“風亦寒擺擺手,神色嚴肅的按了按眉宇,輕皺一下道,“李休緣的事,我們先放在一邊。就算他與王煙云交好,對當下的我們也有好處,暫時不可太過在意便是。倒是那王煙云卻有些不同!“風亦寒說道這里,神情越發的端正,”這女子可不是簡單的角色。你想,能以王家使者的身份前來主事,便可說明這王煙云在王家的地位!所以,我們絕對不能用尋常的目光來看待它。盡管這次,他王家只是為了敷衍皇族而已!“
    風平努努嘴,十分不在意的搖搖頭,“再厲害,我看她也不過一女流之輩,有什么好忌憚的!”
    “哼!你懂什么,整日里只知道喊打喊殺!”風亦寒一見,氣得一腳就狠狠踹了過去。這風平雖是忠心可為,可這胸口謀略實在讓人火大,頭腦里面簡直是一團漿糊!當然,除了忠心之外,還有一件密事…
    恨鐵不成鋼的咬咬牙,風亦寒暗呼一口氣,繼續道,“此番,圣殿、王家、杜家他們都不會太在意擇君之事,倒是那西朗國,一定會打蛇上棍,不會罷休。畢竟惹怒皇族的吳王,如今形勢忽轉直下啊!”
    風平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笑著問道,“公子的意思?”
    “哼,吳王此人霸道有余,王道不足!單憑他派吳雄前來,就可看出此人內心是如何的剛愎自用!若是與他聯手,將夏.商國全部奪了下來,恐怕我們也占不著半分便宜!既如此,豈能相助與他?”
    風亦寒打了一個響指,跪在一旁的侍衛隨后取來了四副圖紙。
    只有南洲的南詔國與兩國相連,通往北峰國。
    除此四國,莽荒大陸除了禁地等圣殿、天府、皇族…勢力之外,還有近五分之一的勢力被四大世家所占領。
    至于本身游離兩國之側的些余世家,早在兩年前就已經被風亦寒收服。
    不然,吳王也不會威逼利誘他一個小小的城主。
    “哈哈…公子!看來您之前多此一舉,倒是下了一步上好的棋!“風平聞言,大大咧咧的笑道。
    風亦寒指著兩州的勢力,指點江山的一口氣說完。
    “那公子不是要將表小姐…嫁給李休緣?”
    再則他觀李休緣那人,實在有夠邪門。
    天府的重寶昊天牌,在自己即將祭煉之時,卻猛然飛到他的身邊。
    這里面的道道,說起來…可不是并非明面上那么簡單的!
    “公子,可惜我們腦中的意識并沒完全融合,不然也不會…”風平嘆道,說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風亦寒嘴角一撇,借著喝茶的動作,緩緩的將目光回歸于眼前的戰斗…
    而王煙云對著那凌寒的眼神,也感覺到一種名為警告的意味。
    臉上春風一笑,她霎那間輕輕點頭,端正的回身以對。
    “這人是誰!我已達到先天五層的境界,仙意凝聚己身,將要突破圓滿之境,卻竟然對他一個眼神暗怕不已!看來,李休緣有對手危險了!”
    風亦寒和王煙云心中同時一驚,同時想到了一起。雖都轉頭不看那灰袍人,但對李休緣接下來的處境都是有些凝重。
    默默的放下茶杯,風亦寒對著身后的風平細聲道,“你要注意身后那兩位,尤其是哪位灰袍人!他的實力,可能不在我之下!”
    風平點點頭,失去興致觀看臺上的戰斗,眼里閃過一絲鄭重…
    灰頭土臉的他,風度盡失。
    若不是惦記自己圣殿門人的身份,可能他早就開口主動認輸了。
    “砰…”
    又是一拳臨近,青石艱難的運氣體內的靈力,勉強抽身往一旁避開,才得以保住自身的安全。
    一拳失去目標,李休緣也不氣惱。反而對著青石,頗為興奮的大喝道,“再來!”
    青石一聽,臉色極度難堪。
    全身的電芒瘋狂的向著右臂匯聚,最后在食、中兩指頂端,凝成一只鋒利的尖峰。臉色才轉而大變,馬上很識趣封鎖了周圍。
    不過盡管如此,這些在場的城衛軍看向李休緣的目光,卻也有了些許不同。
    看著這血跡斑斑,慘狀不一的頭領,尤其是最后一人,極大的觸動了他們的神經!投靠了天道盟的城主之中,一個明顯是領頭人物的城主說話了,他叫伍豪,掌管著一座大城叫做白川城,一座堪比周城的商業大城。
    “大家都知道,其實就算是我們投靠了天道盟,也是因為修煉資源發達,但是本身的武裝力量弱小,始終都進入不了聯盟的核心。他們不讓我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就是要麻痹我們,讓我們去做炮灰送死。要是我們都死光了,他們正好可以名正言順的接管我們的城市。”
    “據我打探而來的可靠消息,漢城這一次,居然聯合了兄弟盟的人,一舉出動了三名神天之境的高手,要對靈隱寺,進行徹底的剿滅,瓜分周城!”
    諸多城主紛紛大驚,“什么,三名神天之境的高手!天吶,他們這是傾巢而出嗎,哪怕是去擊殺妖族,也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出動這么多的高手啊。”
    “那我們怎么辦,去還是不去?”
    “去的話,我們就被徹底利用,做了炮灰,天道盟和兄弟盟這兩個虎狼一樣的勢力,一定會暗中坑殺我們,但是要是我們不去,靈隱寺殺過來,我們也是抵擋不了啊。那個李休緣如果連浴血狼皇都能獨自擊殺,那么,我們這些城里頭只有三四個靈天高手坐鎮的小城,如何能夠抵擋?”
    諸多城主亂作一團,臉上都露出著急的情緒,眼前的情勢進退兩難,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最后,眾人紛紛把目光投向伍豪,卻發現伍豪臉色雖然凝重,但是卻并沒有著急的情緒流露,好像心中早有應對的計謀。
    “伍城主,你可有良策?”
    伍豪正色道,“天道盟和兄弟盟都是喂不飽的白眼狼,哪怕我們已經加入了進去,依舊是不斷剝削著我們,他們已經是不可信賴了,現在突然出現這樣一個煞星,一出來居然就敢讓兩大勢力難堪,我看,他們必有所持,要是大家信得過伍某,我建議大家可以去周城一聚,要是李休緣那人是一個值得結交的人物,我們不妨先投靠過去,以周城為首,一舉結成南洲的第三大勢力!到時候……”
    “到時候,就算是天道盟和兄弟盟要攻打我們,也是以周城為首,就算靈隱寺敗了,我們也可以把所有的責任推過去,讓他們狗咬狗,依然可以高枕無憂!”
    諸多城主哪里是表面的那么膚淺,一個兩個都是成精的家伙,伍豪幾乎一說出來,大家就心知肚明了。
    “如果真的是這么簡單,就好了。”伍豪看著那些城主,心中冷笑不已,隨后他又想起連個至關重要的消息,就是因為這兩條消息,才是真正驅使他去周城的。
    其一李休緣現在的夫人,是東、西兩州霸主風亦寒的表妹趙嫣然。
    這最后嘛,是伍豪在周城的探子,曾經不止一次看到了城里驚天的劍氣。
    而且據說四大世家之首的王家,下一代有力繼承者的王樹和王恒,王煙云,也好像跟李休緣有著不淺的交情!
    “如果西洲的王家也參合進來的話,那么,李休緣,你的來頭,也太大了吧。”
    伍豪面對著周城的方向看去,眼中盡是賭徒孤注一擲的神色!
    可惜要是讓伍豪知道了李休緣現在的凄慘狀況,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但是不管如何,這一天,周城還是早早就鬧了起來,整個大城喧喧鬧鬧,民眾喜慶的笑容,不管是真是假,都一直洋溢在臉上。
    周城的城主內,此刻卻是一片陰云密布。
    即使情況再糟糕再不利,時間依舊慢慢的推進,不知不覺中,時間已經快要來到正午時分。原本聚集在城主府之中的王家高手,在秋月的帶領下,紛紛離開,一同去了舉行上任大典的地方。
    這一次上任大典,分為五個流程,先是在周城正中央的祭壇,進行祭天,然后接下來的就是接受四面來賓的祝賀。這一點,在是莽荒大陸是不可逃避的。
    然后讓李休緣這個新上任的城主上來講話,意在指點江山激蕩未來,告訴眾人跟著混就有好日子之類的。
    最后到晚上,就是一通狂歡了。李小二早早的把周城所有的酒樓客棧都包了下來,所有的吃喝玩樂都是免費。
    當然,原本是想著,接著夜晚的時候,就把那前來的二十多個城主留下來,由李休緣親自面見對付,歸附或者滅亡,讓他們做出抉擇。
    但是,誰也想不到臨上任的前一晚,八大妖皇的赤腳黑鷹皇居然來湊了熱鬧,殺了眾人一個措手不及,徹底的大亂了所有的計劃。
    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周城別說稱霸,讓一眾城主俯首,就是面對著天道盟和兄弟盟的報復,也都有可能覆滅的危險。
    城主府之內,李休緣被安放在一間寬大的房間之內。
    而趙嫣然知道這件事情之后,一直不言不語,等眾人都離開之后,她一個人靜靜的依靠在床邊,神情堅定,眼神堅決……
    “現在住持成了這樣,我們暫時都已經無能為力,一切都只能聽天由命吧。”正廳內,秋月帶著眾人商議道,“現在這里,只有王恒公子暫未暴露自己的行蹤。又正有堪比神天之境的實力,所以接下來只能由公子先幻化成我等住持的模樣。到時候,哪怕那些城主有意刁難,相信以公子的實力,也足以應付。”
    黃土點點頭對王恒道,“有什么事端的,我們會先應付,盡量不用你出手,但是不排除天道盟和兄弟盟的人插手,若是迫不得已,你也可以模仿住持的劍法,這樣子相信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秋月道,“這一次,我們先不要把那二十位城主逼迫太緊,只要讓這個上任大典速速過去了,先保證周城的安全,然后再靜待住持的情況后,再作打算。”
    春花發狠道,“莽荒大陸高手如毛,更好一些隱世不出的絕世人物,肉白骨活死人,手段通天徹底,以住持現在這種詭異的情況,也一定能救活過來。”
    藥皇道,“大不了我就回去藥家,就算是下跪賠命,都把我們家主給請過來。”
    莫琪琪大大的眼睛一轉,沒有說什么話,但是神色已經表露了,等上任的事情一過,她也會為李休緣的事情盡力。
    “時間不早了,我們過去吧。”
    王恒隱秘的看了一眼莫琪琪,隨后身上一陣噼里啪啦的骨肉響動,原本修瘦的身軀一下子結實,恢復到李休緣一般的高度,徹底變成了李休緣的模樣。
    眾人一看,紛紛驚嘆王恒的手段。
    其實到達了先天三層之后,修煉者基本上都可以調動體內的血肉,讓自己的體型樣貌進行變化。
    修煉成靈天三層后,這種手段更是易如反掌。若不是熟悉之人,是很難讓人辨別出來的。
    王恒現在已是半步神天之境,這一下變化,無論身高還是外表,都是跟真正的李休緣一樣,簡直就是一個復制體。
江西十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