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貪婪魔窟之黑洞魔尊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吞星魔蟻
    “靠靠靠,靠!”
    秋明月不斷后退,在他還沒有看清楚構造時,這就是一個無限大而且不斷重復的茶樓!
    而眼前的黑影就是嬈為為,那個究極有錢的大富婆,可是呢,這只是一個黑影。
    黑影使用的棍法是秋明月從來沒有見過的,而這個黑影又是嬈為了,那么這個煅體之境又是怎么知道嬈為為的招數?
    在秋明月陷入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黑影就像是拿著一個攪屎棍,不斷的打穿一扇扇木門。
    棍法雖然看似無解,可是秋明月可以輕而易舉的躲過。
    啪。
    木棍擊打在木門上的格柵中,秋明月一個健步沖了過去。
    黑影趕緊回棍,可是木棍卡在了其中,換了一個角度后抽了出來,可這一來一去則是多花了一瞬間。
    就是一瞬間,秋明月左手緊緊捏住了木棍,而右手已經全力劈在了黑影的脖子上。
    噗。
    黑影煙消云散。
    徐蒙黑影的招數就是徐蒙曾經在魔窟中打出了操作,所以秋明月才輕而易舉的找出破綻了。
    而嬈為了秋明月正的沒有見過她的棍法,可是這個黑影居然打出來了?
    秋明月就納悶了,難道這黑影知道嬈為了的棍法,它是怎么知道的?
    吼!
    巨大的聲浪讓木渣子隨處橫飛,也強行打斷了秋明月的思考。
    “噢?這個體型是小灰灰?還是別搗亂了!”
    這一次的黑影是小灰灰,它的一舉一動都比小灰灰自信太多,直接就向著秋明月撲了過來。
    可惜。
    秋明月的眼睛早已經看出了它的招數,一個下蹲加上拳就擊潰了小灰灰的黑影。
    秋明月抱怨著:“不會吧,能不能來快一點,什么時候結束我就好走,總不可能把我見過的生物全部復制一遍吧?”
    有意思的是煅體之境似乎聽見了秋明月的訴求,這一次來了更多的黑影。
    分別是夏勒、吉爾這兩個老伙計,以及...一位秋明月有些記不住的魔法學徒?
    秋明月搖搖頭:“一起上吧!”
    火焰從夏勒手中迸發,瞬間點燃了前方的木板。
    秋明月手中拿著一個長拖把,到此為止他明白了一個細節,黑影雖然不弱,可是脆!
    脆的不堪一擊!
    吉爾從背后掏出弓來給了秋明月一個三連射。
    咻。
    秋明月一個激靈,差點沒有躲過去,還是靠著拖把布擋下來了一個。
    秋明月立馬從拖把布中取出弓箭,可是當他觸摸到弓箭的第一秒鐘,弓箭就化為黑影消失不見。
    轟轟轟。
    熱浪撲面而來,秋明月咬咬牙,向著身后一個沖刺跑出老遠來。
    “三個人確實有些棘手了,沒有了魔法也沒有武器,再去面對這些黑影實在是吃力!”
    秋明月東看看西看看,這閣樓就只有這一層,而且還是無限大的一樣。
    “我試試看!”
    秋明月一個砸地砸的木棒斷裂,可是地下的木板下就像是有了一堵空氣墻一樣,無法擊破。
    魔法學徒那位黑影只奔秋明月來,沒有給秋明月喘息的機會,一個冰錐就向著秋明月沖來。
    咔嚓。
    秋明月雖然躲了過去,可是在他身后的木柱子上一根冰錐插了進去,寒氣側漏。
    “噢?一個魔法學徒煞氣都這么重,這個世界到底有多少東西是瞞著我的!”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秋明月不再后退,掌步之地身法變幻莫測,手里動作勻速不解,向著魔法學徒一個健步。
    咻。
    弓箭飛來之際,秋明月手中拖把扔出擋了下來。
    噗。
    魔法學徒的黑影消失不見,現在還剩下兩個。
    轟轟轟。
    熱浪的速度太快,秋明月雖然離開了高溫危險,可是頭發和眉毛還是糊了。
    “外面還是凋零風暴,一個煅體之境就像搞死我?我今天不信了,你還能在煅體之境搞死我?”
    咻。
    噗嗤。
    一支弓箭精準無比的射入了秋明月的右邊手臂上,很明顯,他現在疼的一批。
    只不過秋明月可以忍,他縮住了右手后,一個電球又向著他飛來。
    秋明月不管怎么躲,電球是跟蹤的,雖然速度不快,可是也需要一直跑下去。
    “往水倒在木杯子里面,任何扔出去!”
    水滴蓋住了電球,電球也緊緊的被水滴吸引,無法移動。
    轟轟轟。
    秋明月欲哭無淚:“別噴火了!”
    咻咻咻。
    弓箭又射了過來。
    秋明月要崩潰了,這黑影有些厲害到過分,無限cd無限體力加無限耐久,這簡直就是噩夢人機啊!
    轟轟轟。
    咻咻咻。
    秋明月瘋狂后退:“你們是有怒氣buff嗎?死了一個隊友cd還變短了?我真的是受不了了,我吐了啊!”
    秋明月沒有動手的機會,這里都是木頭的工具,在夏勒的無限火焰中只是灰塵罷了。
    ...
    無盡的凋零風暴之中,進入煅體之境的秋明月雙手早已經緊緊抓住了黑色小蟲。
    這黑色小蟲十分懊惱,因為自己的主人已經睡著了,可是自己又需要補充更多的力量。
    這里成千上萬個黑色小魔團已經吸收完畢,只好向著另一個地方前進。
    嘶。
    黑色小魔蟲卻突然間愣在了原地,而且身體還蜷縮了起來,發出嘶嘶發細微叫聲。
    它那圓鼓鼓的兩個小眼睛仔細著看向四周,隨后扭曲著身體重新化為黑色魔法被秋明月吸入鼻子中。
    “靠,靠靠!”
    秋明月在無盡的回廊中奔跑著,他現在背上中了三箭,衣服早已經被烤成了破爛,別說什么龍怒甲了,這里是煅體之境,只有一件普通的內襯衣。
    而他單純的奔跑只是為了減少痛處,因為灼燒的劇痛讓他生不如死。
    “救命啊,救命啊!”
    啵。
    一只黑色小蟲子趴在了秋明月的鼻子上,這位置非常明顯,秋明月一眼就注意到了。
    “我去,魔從你居然可以進入到煅體之境?算了,你先幫忙解決后面兩個黑影吧,我真的是受不了了!”
    【好的...魔主】
    黑色小蟲一個飛躍瞬間到達了秋明月背后,它微微張開它那微小而又無盡的嘴巴,輕輕的吸了一口氣。
    夏勒和吉爾的黑影就像是蠟燭遇到了暴風,只是一個照面就開始動搖和坍塌,隨后就化為黑色魔法進入到了魔蟲的口子。
    秋明月兩眼淚汪汪:“嗚嗚,還好今天有你,不然我還需要忍受多少痛!”
    轟隆,轟隆。
    整個閣樓顫抖了一下,不少物品都摔倒在地,可是之后又恢復了平靜。
    秋明月瞪大了眼睛:“什么情況?”
    咻。
    一個黑影瞬間移動在秋明月的面前,可是也是一個瞬間,黑影又消失不見,直接被魔蟲吞入口子。
    秋明月嚇得尿都要出來了,雖然他知道這里是煅體之境,可是之前那種真實的痛感讓他忘記了這里不是現實。
    秋明月突然意識到了什么:“**,你剛才是把黑影直接吞進去了?”
    【對啊,魔主,有什么問題嗎】
    秋明月搖搖頭:“沒有沒有。”
    在此之前,黑影都是消失任何再出現,也就是說應該屬于循環利用的狀態。
    可是魔蟲的出現打斷了這種狀態,因為黑影都被它給吞了,鬼知道對結果有沒有什么影響。
    秋明月:“你進來了!外面是什么情況,我不會有事吧?”
    【放心主人,我已經將附近的危險魔團全部吃掉,最近一個危險物離我們還有十分鐘的距離呢】
    秋明月松了一口氣:“那就行,那就行。”
    隨后哪里管什么黑影,就連修斯、赫雷格和無顏都出來了,可是在秋明月的魔從面前都扛不住一秒鐘。
    最后的一個影子是那位亡靈法師,雖然沒有見過面,可是他真的出來了,不過還是扛不住一秒鐘。
    只是和其他所有影子都不一樣,他的行為讓秋明月的心發涼。
    其他的影子第一反應都是向著秋明月發起進攻,二那位亡靈法師他就站著原地不動,黑色斗篷下的陰影讓秋明月產生了陰影。
    因為他就站著不動,就像是法師沒有魔力,射手沒有了弓箭,戰馬沒有了主人...
    亡靈法師的黑影被吞噬完畢后,秋明月就被煅體之境踢了出來,隨后的身體就開始酸痛起來,這說明肌肉發生了大量變化,同樣就是說明煅體之境成功了。
    魔從的無解讓秋明月也開始懷疑起來,因為自己的魔從強大到難以置信。
    秋明月:“你知道你是什么東西嗎?”
    【我是魔從,由主人的魔法誕生,一生致力于完成保護主人的職責】
    “不不不,你理解錯了,我是像是你是什么“生物”...”
    【我的起初只是一絲絲有了智慧的魔法,隨后又進入到了您身體的每一個角落中去幫助你,但是最后的我進入到了一個你肚子中的蟲卵】
    “蟲卵?!你說是螞蟻女皇當初給我的蟲卵?”
    【是的,就是那個蟲卵,它一直在你肚子中沒有死去,要不是我一直利用你的魔法對它進行壓制,否則你已經被它破肚而出了】
    秋明月的眼神怒火沖天,他清晰的記得是孤魂和黑角給自己說那可是大補!
    沒想到自己的天真居然是他們埋下的陷阱!
    “好一個虛偽的孤魂,好一個華夏的頂尖隊伍,好一個自己人,我現在是明白了。肚子疼也估計是蟲卵搞的鬼,要不是因你,我都差點死了!”
    【可以這么說,只是現在我把蟲卵當做介質孵化出來了,現在的我就是螞蟻幼體的狀態,嗯,至于名字...吞星魔蟻】
江西十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