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盛楚風云錄 > 第三百一十五章:進入宮城
    城墻之上,聽著下面奔騰不止,狂吼不休的一片紅翎。那些大人們皆是身體一顫,有人面色陰沉,有人露驚恐,更有甚者已經在打著擺子。
    到是王公權先是一怒,隨即便轉為平靜。
    紅翎……信使?王公權輕哼一聲,開口道:“大開城門!隨本相進宮,在朝堂上等他!”這一次沒有再說只許盧狄一人進京的話了。
    而官員們看著轉身離去的王公權,皆是一怔。大開城門?不怕那盧狄就勢沖進城中……未免太過冒險了吧?
    到是有明顯琢磨一番,沒有開口,亦是跟隨離去。
    縱觀這個盧狄一路走來,雖是跋扈囂張,可從未攻城或是縱兵搶劫。僅是要了一餐飯食罷了……可以算作是在規矩內的不規矩。聽著有些繞口,可細細去想,便不難發現,這個盧狄并無撕破臉之心。就比如這次三萬軍卒攔路,他盧狄不也是拿出準備好的紅翎才敢沖陣嗎?
    看透的人穩住心神,拿捏起高高在上的架子,邁步離去。而看不透的,多是些微末之流,心驚膽戰便讓他心驚膽戰去吧……
    到是趙隸在京城下,看著門戶大開,空無一人的門口,頓時明了。都凈街了……呵呵,不過也不能真把這三大營都帶進去,于是趙隸沉吟一番,下令道:“耿三,挑一百人帶上那些王首跟剛巖王,隨本將入城!”
    “諾!”耿三領命下去準備。
    趙隸隨即猶豫道:“師父,你若進城,會不會有人認出來?”
    “這個……”秦廣義有些遲疑,拿不準。見此,趙隸嘆口氣道:“這樣吧,師父跟蘇紅一起留下來,鎮守軍營吧。”
    “可如此一來,你……”秦廣義有些擔憂。到是蘇紅欲言又止,她還沒進京城看過,更別說進宮了,她也是好奇萬分的……不過見趙隸沒那個意思,于是只好作罷。
    “哈哈……”趙隸哈哈一笑,看向門洞大開的京城,雙眼閃過一道精芒大笑道:“師父是怕他們埋伏城中?放心吧,不會的,在他們看來,我身后的岳丈才重要,岳丈不死,麾下將士不散,我就無礙!”
    “即是如此,那好吧。”秦廣義點頭道。
    趙隸回身,看著已經挑選好的將士們,點頭喝道:“進了城中,都給老子昂首挺胸!咱們是大勝之軍,不是鄉下進城的泥腿子!誰敢給老子丟人,老子饒不了他!記得進城都喊起來,要讓京中百姓都知曉我們來了!大搖大擺的來了!”
    “諾!”一百多將士紛紛領命。
    “走!入城!”趙隸大手一揮,領著他們奔向城中。
    當趙隸踏入城中,只見街上竟是空無一人,連本該有的迎接之人也是沒有。微微一怔,是怕被自己這紅翎信使給撞死?冷笑一聲趙隸暴喝道:“紅翎傳信,西疆大捷!”
    身后的將士們紛紛隨之吼出聲來,路旁本來緊閉的門窗聞此,皆是微不可查的打開一道縫隙,偷偷看去。
    趙隸不管不顧,一路奔馳,一路狂吼。引的京中百姓權貴們人人好奇不已。
    終于,奔至皇宮之前,趙隸他們這才見到了一名青袍官員,帶著一群人正在宮門外等候。
    “宮城禁地,來者下馬!”青袍官員見到趙隸一行人,趕忙喝道。他們頭上的紅翎可還未曾取下,若真是不管不顧撞死了自己,那多冤枉。
    不過顯然,趙隸并沒有那個心思,行至宮門前時,便下馬,傲然行至官員身前,冷聲道:“本將要進宮告捷!速速引路。”
    “你!”官員壓不住心中怒火,正要怒喝這匹夫,可接觸到趙隸冰冷的目光,頓時心神一顫,默念幾句,匹夫莽漢,這才重新開口道:“你可以,但他們不行。許在宮門外等候。”
    在京城外,趙隸肆意一下也沒什么,可到了宮門前,趙隸就不打算頂撞了。于是點點頭道:“可以,但本將一人可拿不了那么多王首,還有剛巖王,本將可要獻俘御前的。”
    “唔……即是如此,最多二十人!”青袍官員盤算一陣道。
    “嗯!”趙隸回身給耿三一個眼神,隨即很快便走來二十人。包括耿三,鄭英。
    人挑好,趙隸這行人便跟著這名官員,走進宮中。經過厚重的宮門時,趙隸心中默默念道:父皇,兒臣……回來了!
    走過漫長的漢白玉御道,到了奉天殿前,青袍官員撂下一句在外等候,便走了進去。趙隸也不在意,站在玉階之上,遠眺著這錦繡繁華的皇宮。
    可誰知,那名青袍官員一進去,就再也沒有出來,足足過了一個時辰之久!趙隸皺眉看向大殿門口,下馬威?
    回頭,正欲勸誡鄭英他們莫要急,可打眼一看,卻見這行人各個正襟危站,神情嚴肅不已。這是緊張嗎?趙隸呵呵一笑,走到鄭英身旁笑道:“站這么直干甚?”
    鄭英白了他一眼,沒有開口。不過被其這么一打岔,到是放松了些。
    “將軍,皇宮可真好看……”耿三癡癡道。
    “耿三,再給老子露這狗樣,我現在就宰了你!丟人不!”趙隸低聲怒斥道。耿三聞此,頓時面色一肅,板著臉不敢多言。
    就在這時,身后傳來輕柔聲音,“將軍……站的是否累了?吃些果子吧……”
    趙隸也不在意,扭身看去,可誰知看清眼前之人,頓時怔住。
    小柔?看著面前曼妙的宮女,趙隸哪里還不知,這人不正是自己以前的東宮女官小柔。
    “也好……”趙隸發愣的看著小柔,緩緩拿起面前遞來的果盤。
    “將軍神勇,婢子欽佩。很累很辛苦吧?”小柔語氣很是復雜,幽怨心疼不舍……
    而聞此,趙隸怔怔還未開口,一旁的鄭英便邁步走來,生硬道:“軍職所在,何來辛苦之說?!”丫丫的,敢在老娘眼皮子底下撩撥我的男人?當我是死的嗎?還辛苦?正常人誰這樣問?!
    看到鄭英如此,趙隸苦笑一聲正欲開口,小柔卻是深深看了鄭英一眼,垂首行禮道:“將軍說的對,婢子胡言了。”行完禮,小柔再次望了一眼趙隸,這才婀娜離去……
江西十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