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龍在賽博朋克 > 第一百七一章 暴露
    科隆被抓了。
    他被堵在黑市的出口,大量的珠寶從他身上被找了出來,放在地上,形成了一小個尖堆。
    利恩緩緩走過來,舉起手電筒,照在了這個面色如紙、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男人身上。
    “姓名?”
    男人求救般地抬起頭:
    “科隆,我叫科隆,證件在我褲子右邊的口袋里,我也是灰衣幫的一員!”
    利恩彎下腰,從口袋摸出證件,卻沒有打開,而是在手中把玩,似笑非笑地問道:
    “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嗎?”
    “不知道......”科隆眼珠瘋狂轉動,過了一會兒,才試探地問道:
    “比利被抓了?”
    利恩冷哼一聲,從衣服里拿出一串珠寶,放在了男人面前。后者的臉色,變得更加地白了。
    同一時間,一名灰衣人急匆匆地從遠處跑過來,在他的耳邊附耳交談。
    結束對話后,利恩蹲下身子,慢條斯理地說道:
    “我從比利身上搜到的珠寶,和你身上找到的,是同一批。怎么?你們倆兄弟感情深,有福同享啊?”
    “我不是,我沒有......”科隆此時倒是恢復了鎮定,過了一會兒,他抬起頭,帶著哭腔說道:
    “都是比利那小子逼的我,這些珠寶都是他找到的,硬生生塞我手里,要我保守秘密......”
    利恩皺著眉:“這么多?”
    “有一些是他的,”科隆忙道,“他不想用自己身份來這里交易,就威脅我,讓我幫他脫手。”
    這個說辭,怎么和比利當初說的一模一樣?
    利恩的心中浮起了一朵疑云,本來他以為這是一件陷害同僚的案件,但這事情......也太經不起推敲了。
    “你們這些珠寶是在哪里找到的?”思來想去,利恩決定從事情的關鍵點入手:
    “帶我過去。”
    ......
    灰衣幫總部的門口,守衛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
    “利恩長官,這么晚了還有什么事情嗎?”他疑惑地問道,在他的印象中,這位長官結束了白天的工作后,在夜晚也是十分繁忙,很少有這樣獨自一人回到總部的時候。
    聽到守衛的問話,“利恩”只是微微一笑:
    “有東西落在紅色房間了。”
    “這樣啊。”守衛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讓開了身子。
    于是,變身成利恩樣子的格雷爾,就這么大大咧咧地進入了灰衣幫的總部。
    他很熟練地走上了一樓的樓梯,然后直奔三樓而去。
    三樓的入口是一扇冷冰冰的大門,不同于屋內頗具老舊復古的風格,它由銀色的合金制成,左上方還嵌著一個小屏,閃爍著紅色的光。
    “請將面部移至屏幕前方......”
    “即將開始人臉識別......”
    “人臉識別成功......”
    一陣齒輪的轉動聲,大門緩緩打開,露出了里面黑黝黝的走廊,格雷爾剛走進去,兩邊的燈光自動亮了起來。
    “搞什么,這是某種實驗室嗎?”
    燈光在光滑的墻壁表面上反射,刺得格雷爾的眼睛有點生疼,他觀察了一陣,發現墻壁上開著細小的孔,似乎是用來監控的設備。
    見狀,他裝作一副沒事人的樣子,向前方走去。
    這里并不安靜,不知名機器的運作聲和朦朧的人聲充斥著整片空間,就像是催眠師在耳邊耳語,讓人昏昏欲睡。
    格雷爾提起精神,眼神看似向前,實則四處打量。有些房間是密封著的,有些則是半掩,他看到一些穿著白大褂的人在里面忙活,像是在做實驗。
    他忍不住停下腳步,想要聽清楚里面的對話。隔了一段距離,格雷爾只能聽到“排斥反應”、“加大劑量”、“繼續觀察”幾個字眼。
    這些詞每個都聽得懂,但是連起來完全搞不懂意思,格雷爾不確定自己的身份何時會暴露,只能加快腳步,往前趕去。
    經過幾個分叉口,走廊到了盡頭,格雷爾才發現這一層的房間基本上都是大同小異的辦公室,想要從中找到有用的信息十分困難,所以,他看向了新的樓梯口。
    那里有一扇玻璃門,上面寫著“閑人止步”。
    ......
    “這間房子是銅鎬聯合會留下的,兩個月沒住人了,但居民們聽到里面有響聲,向我們據點舉報,所以我們今天對這里進行了調查,那些財寶,就是比利找到的。”
    伴隨著解說,利恩一行人來到了一間老舊的房屋前。
    “到了,就是這里。”
    科隆指了指虛掩著的大門,上面有一個清晰可見的腳印,顯然是不久前留下的。
    利恩不著痕跡地皺了下眉頭,他向來不喜歡這種粗暴的辦案方式。只是現在調查的重點不在此,他也懶得去深究這個問題,而是揮了揮手,讓科隆繼續帶路。
    進入大門,在樓梯間打開一扇暗門,向下行走,一行人成功來到了地窖。
    “就是這里了。”
    眼前一片狼藉,歪倒的架子,散落的雜物,都喻示著,這里剛剛經過了一場洗劫。
    “你們只拿走了錢財珠寶?”
    利恩在房間里打著轉,觀察著四周的景象,科隆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解釋道:
    “我們來之前這里就被動過了,食物什么的已經被拿走,只留下了珠寶。比利一個人拿不走,所以才威脅我的。”
    “被誰拿走了?”
    “一個最高級通緝犯,這樣的案子在這兩星期已經出現了好多次,都是只有食物被拿走......”
    “你是說藤義長官親自下令緝拿的那一位?”
    “是......是的,”科隆咽了口唾沫,義正言辭地說道:
    “按理說這些值錢的東西應該上交給組織的,我也勸過他了,可比利還是死心不改。”
    利恩漫不經心地聽著,突然,他的鼻子一抽。
    他彎下腰,將手指輕輕地放在地板上一抹,再移至鼻尖處。
    “這是......尿臭味?”
    利恩有點驚訝,閉上眼睛仔細感知了一陣,發現天花板上也傳來隱隱約約的味道。
    人在脖子受到壓迫后,大腦缺氧,會直接導致中樞神經受損,在外具體的表現就是......失禁。
    格雷爾漏算了這一點。
    “天花板有異常。”利恩揮了揮手,同行的手下立馬搭成了人梯,在天花板上敲敲打打。
    “這里是空的。”有人大叫起來。
    “砸開!”利恩當機立斷地下令道。
    轟,一個物件從天花板上掉落,激起了一陣的灰塵。
    “這.....這是,”在看見了物件的樣子后,科隆的臉瞬間變得煞白:
    “比利......他怎么會在這里?”
江西十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