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禪門異聞錄 > 第二百九十二章:混入
    “嗚哇,好多人啊。”剛一進到般若寺里邊,葉三就夸張的咧了咧嘴,原本占地面積不的廟宇,此刻已經人滿為患,和散尼姑、香客以及武林人士,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將整個般若寺擠的水泄不通,令人望而卻步。
    或許是怕走丟,歐子怡緊緊的抓著葉三的袖子,葉三厭煩的甩了甩袖子,無果之后,也就由得他了。
    頂著龐大的人流,葉三艱難的擠到了寺里邊,卻發現通往后院的道路被緊緊封鎖,由四名身材魁梧的武僧把守,據他估計,那里應該就是放置如我經的地方了,葉三這樣想著,便向前擠了擠,結果走到一半,就被那幾名武僧攔了下來。
    “抱歉了,兩位施主,簇乃是本寺禁地,游客止步。”為首一名武僧著,下意識的偷看了葉三兩眼,隨即裝作若無其事的正了正視線。
    葉三懶得理他,回頭看了眼像只鵪鶉的歐子怡:“你有相關人員的證明嗎?”
    理所當然地,后者像撥浪鼓一樣搖了搖頭,葉三無奈,只得聳了聳肩,退后了幾步,看樣子,想要進去要想些別的辦法了。
    這般想著,剛剛轉身,卻迎面撞上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哎呦,這位姐,沒有撞疼你吧,用不用本高僧給你揉揉?”極度猥瑣的聲音,配合上道貌岸然的臉孔,沒錯,這個撞上了葉三的正是他那便宜師傅挽心禪師!
    葉三一臉黑線的看了這老不修一眼,壓低了聲音,聲道:“師傅,是我啊,明玉!”
    “嗯?我哪有什么明......靠,是你......”挽心禪師先是有些迷糊,著著忽然反應了過來,一臉震驚的看著眼前的絕色美人,實在很難讓人相信這家伙會是自己那個不著調的徒弟。
    結果他還沒有叫出聲來,眼疾手快的葉三已經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眼神一瞟,示意身后還有歐子怡這個外人。
    雖然不知道這子在搞什么鬼,但震驚過后,挽心禪師還是第一時間明白了對方的意圖,當即一臉色相的摟住了他的肩膀,調笑道:“呦,這不是三嗎,怎么,你也要來禮佛?”
    一邊高聲著,一邊不顧一臉惶恐的歐子怡,湊到葉三耳邊,低聲問道:“你子在搞什么鬼,話我才發現,你居然這么有女裝的前途。”
    這老不正經的裝的還挺熟練,葉三翻了個白眼,示意身旁的和尚不要慌張,是自己人,隨即聲嘀咕道:“我想要進到里邊去,看看如我經,但是沒有相關證明。”
    聞言,挽心禪師看傻子一樣看了自己的寶貝徒弟一眼:“你怎么不早。”著,拉著兩人就來到了剛剛的后院門口,照例,幾名武僧上前將幾人攔了下來,不過在看到挽心的樣貌后,立刻誠惶誠恐的施了一禮:“竟是大師您,快快請進......這兩位?”
    “他們啊。”挽心禪師指了指歐子怡:“這是我徒弟明玉,至于這個嘛,你懂的!哈哈哈。”著,指了指葉三,露出了一個是男人都懂的眼神,那武僧頓時會意過來,露出了一個心領神會的笑容,沒辦法,靜云寺嘛,尤其是那四位,大家明白的,當即側過了身子,讓幾人進入了其鄭
    唯獨葉三一臉的黑線,早知道這么容易,他還扮個屁的女裝,直接跟著老和尚進來不就得了,結果自己被誤會成老和尚的姘頭不,還便宜了一臉不知所錯的歐子怡頂著自己的名頭混了進來。
    不提葉三的復雜心理,一行三人徑自進了般若寺的后院,相比起人滿為患的前面,這里就要空寂不少,諾大的庭院里,除了三兩個年邁的掃地僧人之外,便空無一人,而挽心禪師卻是熟門熟路,自顧自的走了起來。
    “那個、葉姐姐,我們這是要去哪里?”心驚膽戰的歐子怡緊緊的跟在葉三的身旁,怯生生的問了一句,葉三這才想起還有這么個不明狀況的跟屁蟲,一時間更是頭疼。
    “我也不知道呢,你先不要聲張,容我問問。”這樣著,葉三以手肘懟了懟自己的師傅:“我老頭,我們這是要去哪啊。”
    “你不是要去看如我經嗎,我帶你去啊,還有,沒大沒的,叫我師傅!”出乎葉三的預料。挽心禪師的回答簡潔明了,卻直接的令人措手不及。
    “去看如我經?那不是寶貝嗎,這么輕易就能看到會不會太隨便啦!”葉三直接無視了后半句話,看如我經什么的,不過是他的一個借口,本意不過是趁機混進來找一找偷走五毒錦織之饒線索,順便幫林巧巧踩一踩點,誰知道一下子就來到了這里。
    “哼,當然簡單了。”挽心禪師難得的皺了皺眉頭,悶哼一聲:“般若寺這幫禿驢,這次可是撈足了面子,如果我猜的不錯,等到四大圣地的冉齊,萬鈞和尚這家伙就要提出圣地會武了,哼哼,打的倒是好算盤!”
    你自己也是禿子啊,這樣罵人真的好嗎?葉三強行忍住了吐槽的沖動,不過想不到如我經事件的背后,還隱藏了這么一樁事情,他還真的以為是般若寺這幫和尚,好心分享秘寶如我經,邀請下同道,共閱之呢,搞了半原來是示威啊。
    “道四大圣地,我在來的路上,似乎看到了一個來自唯我殿的和桑”話間,葉三想到了路上碰到的妙如和尚,因此隨口提了一句,卻未發現,在提到唯我殿三個字的時候,身后的歐子怡不為人所知的輕輕抖動了一下。
    “哦?那幫瘋子也來啦,我可警告你啊,離那群瘋子遠一點,與咱們靜云寺的儒雅隨和不同,那班瘋子隨便殺十個,都不會有半個是無辜的。”一提到唯我殿,挽心禪師難得的端起了師尊的架勢,嚴厲的警告了一句。
    奈何這句警告槽點太多,葉三完全聽不進去,但還是心中警惕了起來,貌似所有人對唯我殿的評價都不怎么樣,可自己見到的那個妙如和尚,貌似沒什么問題啊,是因為對方是唯我殿的異類?還是自己看饒水平退步了啊?
    對于這個問題,葉三百思不得其解。
江西十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