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劍履江湖 > 第六十六章 清茶
    第六十六章清茶
    最近一段時間里,江南道武林當中最大的新聞不是陳瓊越級挑戰蘇婆婆,而是猛虎宗的恨境天人被陳瓊秒了。
    說實在的,這個消息剛剛流傳出來的時候,絕大多數的人都不相信,畢竟武林中人晉身天人之后的實力提升是非常明顯的,除非偷襲或者下毒,正面對敵的話,恨境初階欺負九品上沒有壓力屬于常識。
    然而讓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猛虎宗對于這個明顯存疑的傳聞態度曖昧,甚至都沒有出面辟謠。然后很快,另一個消息又傳了出來,據說當時善人莊的三小姐,百花仙子云薏就在現場。
    比較起來,這個消息就相當耐人尋味了。因為江南道沒有公開的斷境天人,所以恨境巔峰的云薏就是公認的江南第一人,劍壓兩江無敵手。
    有云薏在現場親眼目睹的話,猛虎宗的確沒辦法睜著眼睛說瞎話。然而現在問題來了,云三小姐當時在現場干什么?要知道田橫仰慕三小姐的事并不是秘密,事實上田橫本人一直在有意宣揚,以便驅逐可能的競爭者。所以很多人在聽說這個消息之后,第一個反應就是插翅虎爭風吃醋,結果踢到鐵板上了。
    馬元等人對這個消息的傳播者可以說深惡痛絕,恨不得生吃活剝,可惜最可疑的兩個人一個是云薏,另一個是陳瓊,前者惹不起,后者找不到——不知道為什么,鄭泰雖然察覺到陳瓊的竹屋里似乎還有一個人,但是并沒有說出來,所以馬元等人根本不知道當時還有個第五人在場。
    猛虎宗傳承數百年,除了保留正宗武道心法之外,還留下了很多前輩高手的心得體會,所以門內一直都有武道天人,馬元這一代本來有六個恨境,除了傳說中開宗第一代之后,算得上是猛虎宗歷史上實力最強的時期了。沒想到轉眼間就減員六分之一,事先連個預警都沒有,當然接受不了,所以召回全部武道天人之后,就開始在蘇州城附近尋找陳瓊。
    不過令人尷尬的是,因為陳瓊殺田橫的時候實在太快,鄭泰就在旁邊,被云薏擋了一下都沒能來得及救下田橫,馬元當然也不敢讓幾個兄弟分散開來去找陳瓊,萬一再被秒了怎么辦?
    所以最終猛虎宗的五位恨境天人分成兩組出去找陳瓊報仇。本來這個效率就夠低了,偏偏陳瓊還不是武道天人,沒有道心感應,要想在人群里找到陳瓊,只能用眼睛去看,這樣折騰了一段時間之后,陳瓊沒找到,猛虎宗倒成了笑柄。
    其實馬元也不是真缺心眼,他當然知道這樣找陳瓊根本不是辦法,最好的辦法是公開約戰,就像陳瓊約戰蘇婆婆那樣。陳瓊好歹是朝廷明封的郫縣侯,被約架之后報警的可能不大,反而有很大的可能赴約。畢竟他都已經約戰蘇婆婆了。
    然而陳瓊秒殺田橫的事實讓馬元根本不敢用這個辦法,萬一陳瓊真來赴約,眾目睽睽之下,他們哥五個總不可能一擁而上。以陳瓊跟云薏之間不清不楚的關系,善人莊四兄妹很可能到場,到時候5v5起來,可沒有游戲設計平衡人物能力值,起碼三小姐的劍就沒人能接得住。
    所以馬元本來是把希望寄托在陳瓊年少氣盛,聽說有人找他之后主動出現,那個時候道左相逢大打出手,陳瓊身邊總不能帶著善人莊的幫手。
    可惜事實證明馬元的算盤打得一點都不響,陳瓊干脆就不露面,結果猛虎宗的幾位天人沒找到陳瓊,反而成了江南道的笑柄。
    馬元又一次尋人無果之后,回到猛虎宗總舵里,還沒進門,就聽到許虎大著嗓門叫道:“宗主這個干法不成,那陳瓊分明就是躲著咱們。”
    和馬元一起出去找陳瓊的宋中撇了馬元一眼,揚聲說道:“老虎,你們回來了?”
    聽到宋中的聲音,許虎的聲音立刻消失了,都知道馬元這幾天的心情不好,如果被他當眾罵幾句,大家都是恨境天人,可丟不起這個面子。
    好在馬元雖然煩躁,到底知道輕重,沉著臉走進廳中,看到和許虎同行的另一個恨境天人杜全也在,卻不見鄭泰的蹤影。
    猛虎宗里天人雖多,但是只有馬元和鄭泰是恨境中階,其他四個人都是初階,這其中還要算田橫的修為最高。
    所以馬元要尋找陳瓊,當然不敢讓另外幾個人去送死,自己帶一組,讓鄭泰帶另一組。現在許虎和杜全都在,鄭泰當然也一起回來了。于是問道:“鄭大哥呢?”
    許虎和田橫的關系最好,性子也最直,聽到馬元的話后立刻很不高興地說道:“他說累了,先回去睡覺去了。”
    然后他停了一下,又說道:“我看他就不想找到姓陳的。”
    要說起來,他的這個說法倒也不能說不對,鄭泰對于尋找陳瓊給田橫報仇的事從開始就很不熱心,只不過資格老武功高,所以才沒人當面指責他。
    宋中瞪了許虎一眼,向馬元說道:“鄭大哥當初就不贊成咱們幫織造坊出頭,心里有些想法也是有的。”
    這句話聽起來是在替鄭泰解釋,實際上卻有些陰險,一方面肯定了許虎的指責,另一方面也在暗示馬元,鄭泰對他的決定很不滿意。
    馬元看了宋中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沒有聽出他話中的意思,向許虎說道:“沒什么事就洗洗睡吧。”
    許虎愣了一下,問道:“明天我和宋大哥換換,讓他跟著老鄭吧。”
    馬元沉吟了一下,說道:“明天先不出去了,過幾天再說。”
    宋中雖然在馬元面前給鄭泰上眼藥,但是他其實也不愿意像無頭蒼蠅一樣去找陳瓊,這時聽了馬元的話,立刻點頭說道:“再過幾天就是五月初五了,到時候陳瓊約戰蘇婆婆,總要露面。”
    馬元哼了一聲,擺手示意三人出去,自己坐在座位上想了一回,起身去找鄭泰。
    鄭泰雖然已經一把年紀,但是還遠遠沒到天人五衰的時候,就算連續奔波了一段時日,也不至少就會覺得累,所以他說累完全是托詞,這也是許虎對他不滿的原因。
    馬元找到鄭泰的時候,老頭正在自己的房間喝茶。他沒有什么奢侈的愛好,也不熱衷名利,沒事的時候就喜歡釣魚飲茶。
    看到馬元過來,鄭泰并不顯得意外,坐在座位上向馬元拱手問好,然后說道:“這茶滋味不錯,宗主試試?”
    馬元雖然沒有喝茶的嗜好,不過這時代迎來送往奉茶屬于日常,所以他對茶水并不陌生,一眼就看出鄭泰杯中的茶水和平日里常喝的很不一樣,問道:“這是什么茶?”
    “這叫清茶。”鄭泰說道:“據說乃是郫縣侯陳瓊發明的喝法。”
江西十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