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叁途 > 第163章 洛城秘聞(中)
    “王煒?”
    我將小伊拉到身后,看著朝我小跑過來的王煒。
    王煒來到了我的面前,看著我身后的小伊眼睛都直了,眼神竟然和當時看關瞳的時候驚人的相似。
    “好……漂亮。”
    雖然王煒原本是是在心里想想這句話的,但是看見了小伊了之后,他卻控制不住自己了,口中更是毫無遮攔。
    小伊十分害羞地躲在我的身后,我也沒有想要和王煒隱瞞什么,所以干脆就和王煒說明了小伊現在的狀態。
    “一夜之間就長大了?這也太奇怪了吧?你們剛才去借衣服的時候有問那個大姐關于小伊一夜之間長大的事情嗎?”
    我將王煒帶到了我的房間當中,小伊則是坐在陽臺上看著窗外的景色,呆呆地。
    “問了,她說是因為天上下雨的關系,那個雨如果是死靈淋到了,那它就會獲得暫時的生命。”我說道。
    “暫時的生命?”王煒疑惑地問到。
    我看著靠在窗戶上的小伊,她伸出了手,感受著陽光的溫度,她的腦中,想的應該都是自己還活著的時候的記憶吧。
    “嗯,只是暫時的,所以……我打算等四天后洛城再下一次雨的時候,接一些雨水回來,在小伊需要的時候淋在她的身上,這樣她就能保持這樣子的狀態了……”說完,我的眼神又向小伊的方向看去,她微笑著,身上淋著日光,一點點的日光閃爍著,照著她的頭冠,閃耀著,就好像是一個仙子。
    “接雨?接過來的雨有用嗎?”王煒問到。
    我搖了搖頭,我并不知道接過來的雨水對于小伊的暫時復活有沒有用,但是我卻還是想去嘗試一下,她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很幸福,她好像也十分享受這樣的時光,所以我想要做的,就是讓她能夠帶著這樣子的笑容一直過下去,只有這樣,我這個做哥哥的才不會覺得沒有盡職,畢竟當時是我把她從臨江附中當中帶出來的,把她從那里帶出來,我就有責任當她過的開心。
    “大家都知道了嗎?”王煒問到。
    王煒問的這個問題,我也不是很擔心,畢竟大家和小伊相處的都很好,和大家說了,只是會擔心小伊現在的狀態罷了,到時候只要跟他們說小伊現在沒有什么大礙就好了。
    “咚咚咚!”
    三聲有力的敲門聲響起,我看向房間的門,隨后回過頭來和王煒對視了一眼:“誰敲這么大力?”
    王煒搖了搖腦袋攤開手說道:“我可不知道啊,我和楊桐出去小走了一圈就回來了,我們可沒有招惹什么仇人哦。”
    我緩緩的站起身,來到了房門前將手搭在了門把手上,想著的卻是剛才我在門外的時候用靈測所招致而來的殺氣。
    難不成是剛才殺氣的主人找上門來了?
    將門把手擰開的時候,只看見褚燁站在我的門前看著我。
    “褚燁?”
    我看著站在我面前的褚燁,王煒探出頭來問到:“是誰啊?”
    褚燁聽見了王煒的聲音了之后也是伸頭問到:“什么聲音?”
    我也沒有遮攔,直接讓開了身子說道:“是我的朋友,他叫王煒。”
    “你的朋友?”褚燁問到。
    王煒從房間當中走到我的身后在他看見了褚燁了之后,眼睛都看直了,和我第一次見到褚燁的時候一樣,臉龐瞬間就變得通紅,伸出去準備和褚燁握的手也在空中不停地顫抖。
    “你好!我叫王煒!”說著,他朝著褚燁鞠了一躬。
    褚燁看見王煒,朝著王煒點了點頭,并沒有伸手去握王煒的手:“嗯,你好。”
    氣氛尷尬,王煒的手停在空中,我先是看了一眼被石化了一樣的王煒,又看了一眼褚燁,為了緩解尷尬,我就代替褚燁把手握在了王煒的手上,隨后說道:“她就是我和你說的褚燁,是和我一層樓的人,也是剛才借給小伊衣服的人。”
    王煒點了點頭,松開了手,隨后來到了房間的角落蹲了下去。
    我看著他那失落的模樣,也是知道他到底為什么失落了,畢竟從小到大,只有他不去握女生的手,可從來都沒有女生拒絕去握他的手啊,這一次可是他第一次被女生給拒絕,著哪能不失落呢?
    “他怎么了?”褚燁看著蹲在角落里的王煒,我擺了擺手說道:“沒事沒事,他只是在那里弄螞蟻洞,對了,你來找我有什么事嗎?”
    我看著褚燁,心里想著的卻是她到底有什么事情要敲我房門敲得這么大聲又敲的這么急。
    褚燁則是伸出了手,將自己魂靈戒當中的一顆很大的球遞給了我,球的整體是水晶做的,水晶球對著我,卻沒有倒映出我的影子,而是倒映了一口山泉,山泉當中淌著河水,河水不停的流動,生機不息。
    “這是什么?”我指著手上的水晶球問到。
    褚燁則是說道:“這個是洛城的觀國冰晶,可以看見洛城的每一個角落。”
    “那著上面的地方是?”我再一次提問。
    褚燁說道:“這是洛神泉,據說天上的雨水都是從這里出來的,如果你要找水給這個小家伙帶走的話,那就去這里吧,只是去那里的話要戰勝那邊的守衛才能取水。”
    “取水?你怎么知道我要取水?而且如果要水的話,直接等四天后在外面接不就好了嗎?”我問到。
    褚燁看著我的眼睛,這一次她的眼中可沒有之前和我開玩笑的情感,而是十分嚴肅的樣子:“來到這里的死靈,十有**在離開的時候會帶雨水回去,不過你要接天上下的雨接過來就有用了?天上下的雨在淋到人的身上的時候雖然有用,但是落在死物之上了之后,就沒有用了,只有去這洛神泉,才能帶出洛神淚滴。”
    說罷,她就轉身離開了,給我留下了她的觀國冰晶,我不知道褚燁是什么人,但是她擁有觀國冰晶,能夠觀察整個洛神陵城,她一定不簡單。
    在她離開的時候,我一直對著她的背影喊,可她卻就是不回頭,而是沒有理我一下的離開。
    王煒這時候站起來了,來到了我的身邊,看著我手里的觀國冰晶問到:“這個上面的石泉是干嘛的?”
    看著王煒的模樣,他似乎不抑郁了,反而是看著我手中的觀國冰晶有些興奮。
    “這個里面的泉水可以讓小伊保持住她活著的樣貌,只是去的話要擊敗守門人。”
    原本就興奮的王煒在聽見我說的話了之后,反而是更加興奮了,他說道:“那就去啊!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小伊妹子這個樣子我覺得挺好的,干脆多弄一些水來,讓她一直保持著這個樣子就好了。”
    “我記得那個東西好像是叫洛神淚滴吧,洛神淚滴的效用也不是很長久,只是過一段時間就沒了,而且我們也裝不下太多。”我說道。
    隨后王煒問道:“裝一個魂靈戒的洛神淚滴,還不夠嗎?”
    “哪里有一整個魂靈戒給你裝水啊?”
    而王煒卻是指了指我手上的觀國冰晶,隨后說道:“在里面。”
    “里面?”
    我看著手上的觀國冰晶,果然,觀國冰晶的內部,有一枚魂靈戒在其中,不過要怎么拿出來呢?這就是個問題了,不過話說回來,褚燁也想的太周到了吧?不但給我準備了這實時報路的觀國冰晶作地圖,更是給我在里面準備了一枚魂靈戒去裝洛神淚滴。
    不過她到底是為什么要為我想的這么周到呢?
    正當我想不明白為什么褚燁要為我和小伊做到如此以及我不明白要如何取出來的時候,王煒說話了:“我們到了那里之后,這塊觀國冰晶不就沒有用了嗎?我們到時候把它砸碎,不就可以把里面的魂靈戒取出來了嗎?”
    聽了他的話,我心里想著的卻是他還不如不講。
    觀國冰晶,顧名思義這是一個觀測全國動態的冰晶,即便是洛神陵城,也是要觀察全局的,要是這塊冰晶被破壞了,那豈不是壞了她們的觀國儀嗎?
    在我和王煒說了之后,我們則都是意識到這個問題,隨后便是想我們應該如何去尋找一枚魂靈戒去存放洛神淚滴。
    在兩個人的絞盡腦汁后,我們最后還是決定,帶上幾個桶過去裝洛神淚滴,然后密封好將其裝進魂靈戒當中,除了這個,我們就只有清空魂靈戒然后將洛神淚滴裝進魂靈戒當中的方法了。
    “哥哥,算了吧……”小伊推開陽臺的門說道。
    我和王煒看著小伊的樣子,不知道是從那里傳來的力量,可能是小伊頭上發亮的頭冠之力吧!讓我和王煒瞬間充滿斗志,我甚至想要把自己魂靈戒當中的不管是水還是糧食又或者是我的衣服靈織,我都想要把他們給丟出去,就為了將洛神淚滴裝進去。
    “不行。”王煒說道。
    說著,他就已經開始將自己魂靈戒當中的東西往外拿,就連亡鰭他都不放過,我甚至還能看見亡鰭在地上哭泣的模樣,可憐的很。
    我見王煒已經開始收拾東西,而后我將觀國水晶放在了地上,也開始整理起來了魂靈戒當中的東西,其中就包括已經斷裂的陽炎木劍,不過看見這把陽炎木劍的時候,我的心里卻滿是回憶,畢竟當時可是他一直在救我的命,我可不能忘記他……
    但是!為了能讓小伊好好的活下去,我就只要把木劍丟棄!這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啊!
    “叮……”
    我在收拾東西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身旁的觀國水晶,隨后我便看見一個魂靈戒從觀國水晶的身旁滾落了出來。
    王煒和我看著滾出來的魂靈戒,有些疑惑,隨后我將觀國水晶翻過來一看,看見的卻是慢慢地在縮小的一個小洞。
    “這是什么?”我疑惑地問到,而在觀國水晶上,原來昭示著那個洛神淚滴所在泉水的那個地方不見了,出現的只是一行字:把魂靈戒里面的東西拿出來看看。
    “我疑惑著將地上的魂靈戒拿了起來,隨后將起戴在了手上。
    在我將靈力慢慢地注入其中的時候,我則是看見了在魂靈戒當中所存在的一切。
    “衣服?”我看著一共八套衣服,喃喃道:“她干嘛給我這么多衣服啊?”
    說著,我就將一件衣服從里面取了出來,放在了我的床上。
    “這是什么衣服啊?”我看著床上的衣服,衣服是一整套的,還配了一件靈織,靈織的顏色是藍色的,比我們現在披在身上的看起來要干凈整潔,而且附著在上面的靈力好像也更強了。
    而另外的衣服,則是一套古裝,有腰帶,有長袍,還有靴子,整體的顏色是黑色的,在腰帶的旁邊還別著一塊玉佩,玉佩上面是一條龍的形狀,龍雕刻的十分生動,好似是一條活著的游龍附著其上似的。
    “這是送你的啊?”王煒看著床上的衣服問到,心中明顯萌生醋意。
    “不止這一套。”我將另外的七套衣服都拿了出來,將衣服全部都擺在了床上。
    說來也厲害,這張床還真夠大的,居然夠擺下八套衣服。
    而在另外的幾套衣服上,大體還是沒有變的,也都是黑色,只是其中夾雜了三套女裝,女裝上有花紋,是彼岸花的花紋,似乎是為了貼合女生設計的。
    其它變的,就是玉佩的樣式,其中有老虎的玉佩,有鲇魚的玉佩還有蝴蝶的樣式,似乎是為了我們大家所設計的。
    “這是給我們的吧……”我看著床上的衣服問到。
    隨后看向了第三套女裝,我們的隊伍當中就只有兩個女生,一個是關瞳還有一個就是杜雪晴了,那第三個又是誰呢?難不成是小伊?
    很顯然,王煒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他和我對對視著,隨后不動神色地將其中一套帶著白虎玉佩的衣服拿了走。
    隨后說道:“我去換起來看看。”
    隨后他帶著衣服走去了浴室,開始換了。
    也不知道他是哪來的新奇感覺,家里換衣服都是一天兩套的他,也不知道是為什么會看上這套衣服。
江西十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