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踏雪玉摧紅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另有隱情
    “難道說,就這么空入寶山,無功而返?”王忠祥失望說道。
    這位王忠祥,在成為赫連俊朗酋長近臣之前,本來是大明內廷太監總管劉瑾的心腹手下,之所以活到現在,是因為武功低微不受重視,又偶然被劉瑾外派到大明寧夏王那里。
    不料寧夏王謀反,王忠祥領人負責關押查鉞,一不小心被查鉞赤手空拳連殺數人,飛身奪馬闖出大營,率舊部逆襲叛軍,成就平叛,從游擊將軍晉身,以后戰功卓著又尊為爵爺。
    寧夏王被生擒,獄中咬出了劉瑾,紫禁城里的大太監劉瑾以及同黨被正德皇帝一鍋端了,可憐的王忠祥成了無所用處的喪家犬,只得乘亂逃脫,最終投了韃靼人。
    在王忠祥心中,始終飲恨自己武功低微,未能成就大業,聽到武功秘籍一類,還是太監們可以專門修煉的絕世武功,也是心有所想,非常渴望,故而孜孜不倦地來這一問。
    “也并非一無所獲,”沈櫻說道,暹羅公主作為外交特使,語言學習能力極強,這幾月她常駐南京府,口音早有了南京口音,但仍然保持了暹羅口語中的軟慢特點,如今開了口,讓人聽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哦,公主另有高見?”天機明鏡先生饒有興趣的問道,似乎是發現了可以加入靈霄閣《天下英雄榜》頭條的話題。
    而玉摧紅感到握在自己掌心的秦婉兒的手指一動,目光所及,秦婉兒眉頭微蹙,略有擔心的樣子也是很美。
    “當日另有隱情,貴刊凌霄閣《天下英雄榜》特派主編唐浩文也到現場。”沈櫻笑道。
    當時,眾人哂然,惟有秦婉兒的一雙碧眼中倏地略過一絲怨毒之色。
    “不知說沒說,當時是玉摧紅打開的棺蓋,”沈櫻當然不會在意秦婉兒的神色變化,繼續說道,“鄭和衣冠如新,平整地放在里面。”
    “那是什么東西?難道還是葵花寶典?”王忠祥顫聲問道。
    “玉摧紅不說,小女子又怎么說得清?”沈櫻笑道,“小女子并不在現場。”
    忽然氣氛一時緊張,眾人的目光癡癡皆看向玉摧紅,就象們在盯著一個衣著清涼的少女一般。
    “沈公主雖不在現場,確如上帝視角一樣在天上看著,世間萬物,無一不知無一不曉。”玉摧紅看著沈櫻,心中惱恨事由她起,被她利用挖墓,又把矛頭引火上身與自己,看沈櫻說話神采也是一個有趣的女子,玉摧紅惱恨也罷,嘴上也只能如此諷刺一番。
    沈櫻笑吟吟看著玉摧紅,似乎獵人享受獵物的掙扎。
    “玉摧紅,你是第一發現人,情況你應該最清楚。”天機明鏡說道。
    “踩機關,掉坑里,我也是第一個發現人,沒見您天機明鏡先生派唐浩文一起來發現。”玉摧紅大笑道。
    “非也,唐浩文是歷史記錄者,絕不干擾歷史的進程,他一定會在邊上看著,并且持筆記錄,少俠玉摧紅不幸落進陷阱,饒是他武功高強,輕功了得,摟著個女子就飛上來了。”天機明鏡一本正經說著。
    “你們這是讓玉摧紅上天啊!”玉摧紅又好氣又好笑,“我為什么認識這樣的朋友?”
    “斗嘴斗夠了,棺材里是什么?”鹿角青平淡問道,此人性情比較清寡,再搞笑的對話也不為所動。
    “棺材蓋是我打開的,也看了里面有一件東西,如果是《葵花寶典》,倒是不錯,一人可以得一份,只是現場比較混亂,風雷堂眾徒們沖進來便是一頓搶,結果,不說了,不說了,”玉摧紅搖著頭,笑道。
    “到底是什么東西嘛?”王忠祥急道,心中已經有幾萬個不良問候伺候著玉摧紅的長輩。
    “我只能說,鄭和鄭三寶真是高人,除了朝廷制服官衣,那里面還放了整整一棺材的羊皮卷。”玉摧紅笑道,那笑意是一種嘲諷,一種能讓王忠祥急死的笑容,玉摧紅繼續說,“我還剛剛翻開第一頁,看到第一句話,郭堂主就像黑暗中的閃電一樣,搶奪了過去。”
    “哦?!”這一聲,卻是鹿角青發出來的。
    要知道,這幾年,風雷堂主郭鎮藩殺伐果斷,在中原武林中風頭極盛,好東西自然也是搶了不少,到了此時此地,若非不凡之物,應該也不可能讓郭鎮藩作出這么大的反應。
    “然后,郭堂主當場念出聲來…。”玉摧紅說了一半,卻故意頓住了。
    “下面呢?”王忠祥忍不住搶道。
    玉摧紅仍然沒有出聲,卻聽見鹿角青冷冷道,“沒有了!”
    這家伙冷不丁來了這一句,卻是世人嘲笑太監的身體缺陷的冷笑話,兀是天機明鏡這等仁厚長者,也忍不住先笑出了聲。
    好在王忠祥的注意力不在于此,繼續目光癡癡盯住玉摧紅的嘴巴。
    開棺見到了神秘的羊皮卷,如此勾人心魄的話題,經由玉摧紅的口中說起來就像兒戲,卻也引得眾人心中疑竇重重,王忠祥更是心癢不己,只差沒有問出來,“那羊皮卷的里面到底說的什么精彩內容?”
    玉摧紅熬到大家都有點情緒了,這才不慌不忙說道,“嗯,嗯,當時,郭堂主就著火光,激動地拿起了羊皮卷。”
    王忠祥不耐煩道,“郭鎮藩便是郭鎮藩,拿出個風雷堂主的名頭嚇唬誰?!”
    這一下,連天機明鏡先生也忍不住了,道,“就你話多。”
    “我,雜家怎么了?!”王忠祥尖聲道,他心中忿忿不平,天機明鏡,鹿角青,沈櫻都是說話,唯有他王忠祥說話被人堵,也是他一直在韃靼人那邊自詡聰明,人如諸葛軍師,形成自我感覺良好的惡性,他哪里曉得這江南人心思七扭拐彎,就不愛聽他講話。
    鹿角青一亮背上的三弦琴,口中陰**,“憋著,讓玉摧紅說!”
    王忠祥本欲發作,卻知道此中眾人都是硬角色,王公公不敢惹起了眾怒,只能充滿蔑視地朝天翻了翻白眼。
    此時,只聽見玉摧紅繪聲繪色道,“當時,陰風慘慘,似乎要吹進了每個人的心底,只見得,火光搖曳之中,郭堂主睜大了自己一雙暗金色的鳳眼,他細細看清了羊皮卷上第一行字,哼,哼。”
    要知道,玉摧紅自從進入江南以來,常期混跡于市井民間,別的本事沒有練好,一張巧嘴卻似乎是抹了油一般,如今他終于講到古墓探秘的細節,便如同街頭說書人附身,只見他聞目凝神,拿腔拿調,極盡渲染之能事,字里行間透出森森的寒意,讓人覺得如臨其境一般,而且適逢關鍵時候,必須賣個關子,以期討彩。
    眾人等玉摧紅下文。
    “郭堂主仿佛不認識字一樣,瞪大了鳳眼,一字一頓說道,這不是葵花寶典!”玉摧紅說完,笑而不語。
    “什么,那書是什么?”王忠祥已經聽到手心冒汗,他再也忍不住尖叫問道。
    “我已經說了‘這不是葵花寶典’”玉摧紅笑道。
    “什么?”王忠祥瘋了一般追問,眾人皆在想玉摧紅這句“這不是葵花寶典”具體是什么意思。
    “王公公,你真笨,玉摧紅說的是,那本書第一頁第一行字,就是七個字‘這不是葵花寶典’,你是想寶典想瘋了吧。”沈櫻冷冷說道。
    “撲哧”,天機明鏡先生忍不住笑出聲,老先生心中已明白,在八十多年前,三保太監鄭和即將絕世,卻早己料到,自己的武功秘籍如此驚世駭俗,難保后人不會偷掘自己的墓穴,他當然要為此做一番準備,開篇七個字“這不是葵花寶典”,已經是早就了解盜墓人的心思,扎扎實實給后世盜墓人開了一個見面禮式的大玩笑。
    “鄭三保果真是一個愛開玩笑的高人。”天機明鏡先生扶了扶眼鏡,也學王忠祥般無趣地笑問道,“然后呢?”
    此時氣氛緊張到了極至,忽而變得如此好笑,這一刻竟無人附和。
    唯有王忠祥悔恨死心地頓地嘆一聲:“嘿!”
    “然后,還能怎樣,郭鎮藩郭堂主表示絕不相信,當然也絕不死心,我的個乖乖隆地洞,整整一棺材書,他那么個不愛學習的家伙,竟然羊皮卷全數翻了一個底朝天!”玉摧紅將手一攤,裝做無奈地笑道,“于是乎,是于乎,整個墓室地板上散落的全是羊皮卷。”
    “他一個人去翻閱的?”王忠祥始終是一個忍不住便要插話的太監。
    “風雷堂本來人數就多,卻抵不過當時的羊皮卷更多,所以…,”玉摧紅故意又頓了一頓,斜瞥了天機明鏡先生一眼,道,“靈霄閣的唐浩文在內,當時也在現場翻閱了一番。”22百度一下“踏雪玉摧紅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江西十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