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幽冥仙君 > 第472章 浮云一去無蹤跡(四)
    陽世,煉心魔宗。
    自千載歲月之前,鬼語子證道大能,這一世的殺伐之道氣運,重聚于此宗。
    新道開辟,諸宗皆精進勇猛,走的具是一往無前的道路,有新道氣運庇護,自然諸邪辟易,皆可見非凡盛景,唯獨煉心一宗,從魔尊立宗開派至今,卻多遭坎坷。
    或許這本就是殺伐之道的數路。
    持劍者,一刃對敵,一刃對己。
    或傷人,或傷己。
    魔尊昔年斬滅舊道諸大能,聚來滔滔氣運,又將性命折損在蘇幕遮手上,更引來往后千余歲月,整個宗門都陷入無端殺伐之中;而后鬼語子脫穎而出,重聚法統,一朝入臨仙境,闖尊者道場,又被蘇幕遮斬去了一世身。
    很難說這其間的因果歸于何處。
    世事紛雜,新道孕育的數千年,本就是暗流涌動的亂世。
    仔細觀瞧過去,如今煉心魔宗的山門盛景之中,便有著幾分的頹敗。
    這是氣運之道于陽世的顯化。
    連行走在其中的門徒弟子,面容上也多有憂愁。
    他們或多或少都曾經聽說過宗門曾經那混亂的兩千年。
    甚至能知曉混亂背后的關隘。
    魔尊一死,同門相殺。
    如今掌教鬼語子被陽世尊者斬去一世肉身,或許也注定會有不祥降臨,甚至以此為誘因,帶走鬼語子的性命。
    若再亡一位掌教,天知曉這個命途多舛的宗門,又會迎來怎樣的浩劫。
    ……
    “眾生皆苦,殺人者,亦畏懼被人所殺……”
    虛空之中,兩道清瘦的身影自遠處走來,少頃,兩人身形站定,正是蘇幕遮與清河先生。
    看著煉心魔宗中的眾生百態,清河先生緩緩開口,如是說道。
    蘇幕遮聽聞,只是點點頭。
    沉默半晌。
    “對于你我而言,這還是一個很孱弱幼小的道統,但是在他們的眼中,這已經傳承近萬古歲月的古老宗門。他們的眼中,只有數千載,乃至萬載歲月,而我們要看的,是更為久遠的歲月……今日看來種種,來日遲早要變成過眼云煙,走罷,清河道友,且去送鬼語子小友一程。”
    話音落時,兩人相視一笑,齊齊出手,合力撕裂虛空。
    無聲息之處,兩道遁光悄然之間,一閃而逝。
    自始至終,山門之中,安素如常,仿佛兩人從不曾來過一樣。
    ……
    煉心魔宗,主峰,掌教道宮,靜室。
    蘇幕遮腳步悠然,仿佛俗世踏青的文人,又似初到仙境的旅客,面對著掌教靜室中的一切,眸光中都露出些許好奇的神色。
    他在靜室中輕輕的踱步,甚至偶爾駐足,伸出蒼白毫無血色的手掌,輕輕撫摸著靜室中幾近奢華的裝潢。
    “很奢侈的手筆,讓老朽驚嘆,貴宗兩代掌教,竟然在幾千年中攢下了這樣豐厚的家底。”
    最后,蘇幕遮站定,面帶溫潤笑容,看向靜室中的一方血池。
    血池旁,清河先生手捏紫玉狼毫筆,悠然而立。
    血池中,一道近乎凝實的魂體被清河先生一筆鎮壓,面容中有著猙獰,有著驚懼,乃至有著一絲扭曲。
    正是鬼語子當面。
    聽聞蘇幕遮之語,他的魂光不斷震動,有著沉悶的魂音回蕩在靜室中。
    “尊者,殺人不過頭點地!那日您老人家一劍斬下,貧道便已死過一次了,哈哈哈!再品嘗一遍個中滋味又有何妨?來!來!”
    說到最后,鬼語子一字一句,近乎嘶吼著喊出。
    聽聞這番言語,蘇幕遮倒是多少有些詫異。
    啞然失笑之間,蘇幕遮緩步朝著血池的方向走去。
    “既然如此,老朽便成全你如何?”
    伴隨著蘇幕遮一步步走近,那鬼語子的魂光又不斷的顫抖起來,甚至激起偏偏血浪。
    “等等!等等!”
    “哦?先前莫不是說得視死如歸?這會兒又讓老朽等什么呢?”
    哪怕清河先生一筆鎮壓天地,鬼語子依舊在這可怖的威壓之下,強行挪動著魂體,艱難的抬起頭顱來。
    許是這樣的動作對他而言損耗極大。
    只是頃刻之間,鬼語子已經近乎凝實的魂體,便因之變得黯淡開來。
    不再那樣凝練,蘇幕遮看去,反而有了幾分虛幻的味道。
    他這般抬著頭,雙眸死死的盯著蘇幕遮。
    不知是不是幻覺,又或者是血光的折射。
    那眼眸中有著血絲彌補,映照著一片嫣紅。
    鬼語子就這樣直直的看著蘇幕遮,最后嘴唇輕輕抽搐,聲音也顫抖起來。
    “吾之生死,不過一人之事,可是……這門傳承不該絕在我手里!我死,不足惜,只求尊者給貧道留點時間,我給后輩們留點兒念想!”
    此言一出,血池旁清河先生聞言,已然有所動容。
    連蘇幕遮的臉上,都不再有笑意浮現。
    長生路漫漫,蘇幕遮也好,清河先生也好,都走過了太久遠的道路,品嘗過太多的世態炎涼。
    地師傳承之于清河先生。
    懸月魔宗之于蘇幕遮。
    言語皆是無形利刃,卻無端戳中了兩人的心湖。
    眼簾微微低垂下,蘇幕遮的聲音變得喑啞起來。
    “你是個好弟子,是個好師父,也會是個好掌教。”
    鬼語子聞言,笑的有些凄然。
    “一宗死活皆系于旁人之手,哪里敢稱一個好字。”
    “你錯了。”
    “嗯?”
    “從一開始,你便想錯了,若要殺你,那日山巔,老朽一劍斬的,便不會只是你的一世身。”
    “那……”
    “當年因果,當日已經了結!今日前來,卻是送你一段緣法,不該問的不要去問,你只需知曉,老朽今日,會全力助你證道飛升!昔年你師尊會的法,老朽會,你師尊不會的法,老朽也會!”
    “聽起來晚輩已無選擇余地。”
    “賭上一個天才,可以成就一個門派!你若證道,會是這個時代第一位飛升的仙人!殺伐之道會是這個時代的主角!煉心魔宗,也注定會是這個時代魔道執牛耳大教!”
    沉默,漫長的沉默。
    血池中一片寂靜,只有鬼語子稍顯粗重的呼吸聲音。
    “罷了,想不明白兩位的心思,貧道早已是粘板上的魚肉,若能有這等天大好事,左右舍命一搏!”
    “善!”
    ……
    是日,陰陽分判,龍虎交泰,紫氣東來三千里,云霄浩渺九重天!
    煉心魔宗掌教鬼語子,向死而生,得大造化,活第二世,證道飛升!
    ……
    翌日,道玄宮,掌教殿。
    清濛仙子忽的張開雙眸,似有劍光自眸光深處一閃而逝。
    虛空壁壘應聲碎裂。
    一枚玉簡在清濛仙子的神念牽引之下,落入掌心之中。
    如此停頓片刻。
    清濛仙子好看的眉宇卻緊緊的蹙起。
    “鬼語子……飛升了?”
    輕聲呢喃著,她心頭卻回憶起煉心魔宗自創立而來的種種,魔尊的脫穎而出,再到曇花消逝般的隕落……
    揚眉尊者。
    那日虛空之中,如神魔一般的身影,再度涌現在清濛仙子腦海中。
    那是……是了,那日是掌元大能飛升的日子。
    一念至此,種種思緒盡數涌上心頭,這是近乎于心血來潮的悸動,恍惚之間,清濛仙子像是捕捉到了什么,忽的起身,雙眸洞徹寰宇,卻不曾看向煉心魔宗,反而遙遙望向尊者道場的方向。
    果然,那山巔,昔日鬼語子被斬落的一世身,早已不見了蹤影。
    “尊者,這條路……你到底走到了哪一步……”
    (//)
    :。:
江西十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